欢迎浏览长沙市司法局网站! 今天 无障碍浏览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司法服务>司法业务>社区矫正

【我的社矫故事】胡义芳:这一刻,请为社矫工作者点赞

发布日期:2018年12月12日     来源:长沙市司法局

去年八月份通过公开选拔成为浏阳市首批副科级司法所长的从是那时开始,我才真正从事司法行政工作,也是从那时接触到这样一人,他们犯了罪,被判了刑,却没有被关在戒备森严的高墙内,而是在社区的阳光下相对自由地接受改造、劳动和生活,他们都有一个特殊的身份—社区服刑人员。我与他们的故事每天都在发生……

 

(走访社区服刑人员家庭。左二为胡义芳)

5月25日晚,我的微信朋友圈有人发了一条自己从水库的大桥上往下跳水的视频,这个人是我所辖区的一名社区服刑人员,我当时是这样评论“如果你不好好珍惜自己的生命,那何必要这来之不易的自由?”这社区服刑人员年仅二十五岁因交通肇事被判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两年。 在我评论后的第二天一早,他在我办公室门口等我。在听了我讲述这种行为危险性及可能造成的严重后果后,对我说,“胡所,我错了,以前不懂事,现在保证再也不会去做这种危险的事情了!”不久后的一天,他妈妈找到我,说感谢我教育了他儿子,她不用像以前那样提心吊胆了,是我救了他儿子、救了他们一家……这一刻,我为自己是一名社矫工作者而感动。

我所有位社区服刑人员是个矿山老板,因为企业非法占用农用地,其作为法定代表人而担刑责。刚开始来司法所时,开着路虎,神气活现,学习总迟到,劳动不参加,还不请假外出,偷偷跑到外省参加行业会议,找了多名领导打招呼,也跟我讲了很多好话,求关照,内心就没把刑罚制裁当回事,哪像个服刑的样?我毫不客气地对他进行了多次训诫,按规定给予他警告处罚。渐渐地,他有所收敛,也有所改变,可他内心觉得委屈,他觉得自己没犯法,只是因企业法定代表人而担责,不应像对待其他社区服刑人员一样对待他。我多次找他谈心,并邀请打招呼的领导一起开导他,从遵纪守法到为人处世,从安全生产到社会责任,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而今,他主动去养老院做公益劳动,主动为学校捐款捐物,主动为村里修桥铺路,学习按时到,劳动不掉队,不再找人打招呼。在社区服刑人员中,不再那么显眼,而又是那么显眼……这一刻,我为自己是一名社矫工作者而骄傲。

我是一个离异母亲,工作和儿子我必须两头兼顾,长沙和浏阳我经常两地穿梭。但我没有三头六臂,那种对家人对儿子的亏欠可想而知。省己及人,我组织社区服刑人员开展感恩“四个一”系列活动,要求所有社区服刑人员每周至少陪伴父母和家人吃一顿饭、做一次家务,帮助他们修复亲情,重温亲情,增强悔过意识。社区服刑人员张某在服刑前常年在外打工,混得不好,对年迈的父母不管不顾,逢年过节电话都没有一个。活动开展后,我每周都能在微信上收到他与父母一起吃饭、帮忙做家务的合影。看到照片上他父母开心的笑容的时候,听到他亲口跟我说“我以前多么不懂事”的时候,我竟语塞……原来情与法的激荡,竟能奏出如此玄妙的乐章。这一刻,我为自己是一名社矫工作者而欣慰。

因为异地工作,我无法经常回家。当我爸中风时,我在桃源村的深山里走访社区服刑人员,手机完全没有信号,我无法第一时间送他去医院。我四岁的儿子每次跟我打电话都会带着哭腔说:“妈妈,我最爱你了,你怎么还不回来接我?我从幼儿园带回的糖都要化了,酸奶也过期了。妈妈你就不想我吗?”每一次内心的那种撕裂感难以自抑。我一有空就会回长沙,接小孩到长沙县爸妈家,希望能弥补对父母、对孩子的亏欠。而这种亏欠,我如何弥补得完啊?对父母对孩子是我理所当然的义务,对工作对事业是我不可推卸的责任。当我看到社区服刑人员一点一滴的改变的时候,当我听到社区服刑人员解矫时对我说的那一声一声感谢的时候,我内心的负疚感和亏欠感才能稍稍释放,得到些许平衡。而我所做的,也正是无数个社区矫正工作者同样在做的。不驰于空想、不骛于虚声,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干好社区矫正工作,勇敢地担当起国家和人民赋予的责任。这一刻,我为自己是一名社矫工作者而自豪。